我在呼吸宇宙的病症 我在呼吸银河的碎屑

1110 雨

回来的路上听闻爷爷前些日子摔了一下,摔倒了肋骨,绑着胸带。
回来的时候,奶奶:你看,小屋是不是和打了劫一样。
书桌没了,在我不停的追问下,得知被送给了在隔壁租房开课外班的大学生。
(上一次回来,我从右边的柜子里找到零食,里面有一个白釉的瓷盘,会有几瓶陈年的白酒和几罐啤酒,。隔板上是其他的瓶瓶罐罐,可能是深绿色的,立方形的眼睛。还会有一个黄色的宽胶带。
中间的抽屉有大剪刀,镊子,一字和十字改锥,大订书器。会有一个团徽或者是党徽,和其他的,我不知道的,从没想过弄清楚的,上个世纪的东西。
左边的开扇,上面是旧的横格本,一包蜡笔,一个红色的小篮(很久以前的),下面是各种纸。)
有一个棕色的崭新的衣柜,横着放的,还有一张崭新的木制的床。
原先的衣柜,暗处的两侧满满当当,中间的空地,只为了当我的几件衣物,里面会有樟脑球或者(力士)香皂的味道。黑色的,表面的冲着床的镜子,应该是被2003年4月5月6月7月8月不知道几月了,的日历盖着,上面是一颗梅花树。当然这只能遮住一半,上一半忘记了。

于是,世界上最后一张铁架床消失了。是那种,暗红色油漆的栏杆,坐上去时间长了甚至会和你的皮肉粘连在一起的,要不引起轻微疼痛,要不恶劣地粘在屁股上。
这床躺上去还会咯吱咯吱响,翻身也会。它与旁边的暖气还有一个缝隙。会掉一些东西,比如,被我弄掉的,挂在暖气上的衣服,一个钢蹦,一些书或者卷子,还有我(当时和我爸一起睡,睡醒发现我没了)。我还和我妈,我姐,太姥姥,我奶奶在上面一起睡过,可能还有我爷爷,或者我大妈。可能没有伯伯,但是我坐在床上和他说过话。我也自己在上面睡过。
一般大日子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就坐在床上,桌子的中央,旁边可能是我姐或者奶奶,爷爷则靠在最左边的墙上,倚着桌子。
我在那张桌子上写过作业。之前那桌子上还有一台老电视(好像五十块钱卖掉了)(很小的时候),后来卖掉了,后来我和我姐一块在桌子上写作业,后来只有我一个人,再后来很少再伏案于此了。
桌子上有玻璃,我划过,我画过。
玻璃下面是白纸,一开始;后来塞进了石家庄和长安区地图,治头晕的广告的。
上面有日历,哪天鸡蛋降价,买;药店送鸡蛋,去。
还有我的胡言乱语。
铁架床下面有很多鞋盒,有一个很小的红色的洗澡盆,我用的,和我姐用的,后来用来装一些工具,很沉。有一个红色的圆盆,小的,小时候用的,印着还珠格格的,洗屁股的。
缝纫机也暂时搬到了大屋。
我奶奶会,大妈会,太姥姥应该会的。近几年很少用过,只是用来放阿迪锅,蒸汽锅,或者月饼。上面是衣服。

在校两星期,回家一小时。

奶奶感冒了。
我打开冰箱。爷爷最近怎么样了。没有人回答我。

我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了,胸带怎么样了。还行吧,(我来了),别再说了。我装作没听见。我没问。我没说。没有关心。没有心疼。

下楼,仍有下雨,有一搭没一搭地掉着。但挺凉。

我早应该注意到。棉三的菜市场没了,棉四的也应该没了。水果,蔬菜,冰糕,酸奶,缸炉烧饼,烧饼,凉皮凉面,拍照片,甜点(枣糕)蛋糕,面条,饼,饼条,很久以前有爆米花,和炸素丸子。不时还有月饼。很久以前还有卖熟食的(肝,肠,等),有过咸水鸭。还有卖肉的,还有裁缝店,板面店,磨香油的和麻酱以及它的副产品,薄薄的芝麻烧饼。门口还有馒头,哈尔滨红肠,鲜奶和豆浆,炸小黄鱼的。修房顶,回收东西的一辆车。卖豆腐的,豆芽,鸭血,花生,瓜子,开心果,核桃。(那是一个姑娘)

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,我坐在电动摩托车后座上,我站着等待,我掏出了几块钱,我抢走了几块钱,我仰头,看着菜市场上的,被两旁的树支起来的黑色的纱网,我问,这是干什么用的?

过年的时候,所有店铺都安静了,和老姐告别。我和我妈往回走,偶尔碰上还摆摊的卖水果的问两句,我爸骑着电摩先走了。

暖黄的灯泡。黑色的楼。红色的灯笼。暗蓝的天空。光亮的街道。

棉四的更丰富。江米条(其实我不很喜欢吃),蜜三刀。炸鸡块。甘蔗。鱼。梨膏糖。彩票。烤鸭。鸡翅。理发店。麻辣烫。北京老巷馍夹肉。卖鞋的,拖鞋,正常穿的鞋,还有小黑鞋(就那种,)金丝饼。零食。(散装的),挂几根杂面以示卖面的老头。酱油,醋。
卖豆腐的。烤鸟蛋。烤鱼。炸丸子和小黄鱼及一系列的。卖凉菜的,牛羊肉。凉皮。

棉二我去的少。

他们都走了。

奶奶下楼送我。一点一点的雨落在她身上。我无论怎样用力按动窗户键,可它纹丝不动。开窗!车内仿佛只有我一人。我明明坐在后排,可车为什么还在自动地向远处走呢?
后边的?你这边的?
车窗吝啬地低了一点头,可这丝缝隙还不够将我的视线挤出去。
车在倒退。她变白了。看不清她今年上半年刚织的,粉色,白色,深粉色,灰色,棕色的有紫色扣子的毛线衫了。

我想向她道别,再呼唤她一声,她还没走,她还在看着我。可我的身体被定住了,喉咙被扼住了,玻璃阻隔了视线,明明有缝隙,可我却探不出头。(堵住了。摁住了。)

我哭喊着。
我什么也没说。我走了。

评论

© 天 堂 驿 站 | Powered by LOFTER